<nav id="6czln"></nav>

    1. <tr id="6czln"><span id="6czln"></span></tr>
      <nav id="6czln"></nav>
        Info

        The hedgehog was engaged in a fight with

        Read More
        yabo亞博全站首頁登錄|官網下載

        2022年亞太地區安全評估

        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最近在其官網上發布了最新戰略報告《2022年亞太地區安全評估》,它是涵蓋亞太地區重要戰略、地緣政治、經濟、軍事和安全趨勢的一系列出版物中的第九份。

        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的最新戰略檔案《2022年亞太地區安全評估》是涵蓋亞太地區重要戰略、地緣政治、經濟、軍事和安全趨勢的一系列出版物中的第九部分。

        在本期《亞太地區安全評估》付印之際,烏克蘭戰爭使國際安全黯然失色,甚至在歐洲以外的世界也是如此。這是二戰結束以來非洲大陸上最激烈的沖突;無論持續多久,如何結束,都必將對亞太地區產生重要影響。其中一些后果已經顯現。然而,與此同時,自20年前IISS香格里拉對話進程開始以來困擾亞太地區的許多相同的國際安全問題仍然突出,即使形式有所改變。

        第九版年度亞太地區安全評估詳細討論和分析了這些經久不衰的亞太安全問題。其中突出的問題是該地區大國之間的關系,以及它們與亞太地區中等大國和小國之間的關系。美國政策對該地區安全的影響是一個重要的焦點,特別是在華盛頓不斷發展的印太聯盟和伙伴關系方面;拜登政府對臺態度;該地區的空中和海上行動;以及中美競爭的核武器和技術動態。

        中國日益重要的地緣政治角色在許多章節中顯得尤為突出,其中突出強調了它對臺灣安全構成的挑戰以及其湄公河上游活動對東南亞大陸的影響。重要的是,還有一章旨在促進更好地理解中國對亞太安全的看法。

        雖然許多章節主要關注中國和美國的地區安全政策以及中美競爭,但本版還討論了日本試圖在“不陷入災難的情況下”維持與中國的競爭、印度作為大國崛起的努力。地區(及其與四方安全對話或四方的參與)以及歐洲成為亞太地區更重要安全參與者的潛力。最后兩章分別評估了環境安全作為中國與東南亞國家關系的一個方面,以及氣候變化有望在中期及以后對一系列現有區域安全問題產生的日益重要的影響。

        在開篇一章中,阿什利·湯森德(Ashley Townshend)和詹姆斯·克拉布特里(James Crabtree)認為,十多年來,美國一直在“努力優先考慮”該地區,加強其軍事態勢并使其聯盟和伙伴關系網絡現代化,以推進必要的“集體方法”區域防御戰略。他們寫道,拜登政府在將美國從阿富汗解救和管理烏克蘭戰爭方面表現出戰略構思,同時試圖優先考慮其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的公開目標。

        然而,這些步驟不足以提升美國作為該地區主導力量的地位。加強美國地區軍事態勢的努力主要是漸進式的,國防開支計劃不足。新的AUKUS伙伴關系和其他聯盟改革“將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獲得回報”。作者得出的結論是,如果華盛頓“有任何希望維持有利的印太力量平衡”,就需要加強其“優先排序、姿態和伙伴關系”的努力。

        正如常駐美國的分析師孫云(Yun Sun)在她的章節中強調的那樣,從北京的角度來看,美國的地區軍事存在、聯盟和伙伴關系——現在包括AUKUS和四方——對中國的國家安全目標構成重大安全挑戰。

        盡管中國在其所在地區已成為一個更強大且日益活躍的參與者,但其領導層認為,當美國努力加強其自身的地區安全角色時,該國無法獲得安全。用孫的話說,這兩個大國的地區戰略前景“日益敵對”。臺灣已成為中國和美國最有可能發生軍事沖突的潛在爆發點,盡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幾乎肯定會使北京報道的對該島動用武力的計劃復雜化。

        在關于加強臺灣安全和減少臺海沖突可能性的章節中,布倫丹·泰勒(Brendan Taylor)認為,“至少在本世紀末之前”,中國不太可能試圖以武力吞并臺灣。他指出,烏克蘭戰爭凸顯了不能忽視攻擊者所面臨挑戰和防御者力量的重要性。同時,對和平最嚴重的風險將是由“意外、誤判或誤解”導致的意外臺灣沖突,凸顯需要“更強大的危機管理和規避機制”。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盡管臺灣、美國和美國盟友努力加強對襲擊的威懾,但軍事平衡可能會開始果斷地向仍處于崛起中的超級大國中國傾斜。根據泰勒的說法,這種轉變可能會降低美國安全保證的可信度,并可能對這一可能爆發點產生巨大影響。

        該地區另一個突出的潛在爆發點是朝鮮半島?;氐剿谇皫灼凇秮喬貐^安全評估》中談到的有關朝鮮核武器和導彈計劃的問題,艾丹·福斯特-卡特(Aidan Foster-Carter)認為,“全球對朝政策全面失敗”。朝鮮的武器計劃仍在繼續,平壤于2022年3月測試了一枚洲際彈道導彈——結束了此類測試四年的暫停。

        與此同時,由于朝鮮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北京的影響力也在擴大。福斯特-卡特總結說,盡管朝鮮“永遠不會同意完全無核化”,但如果美國及其盟友想要挑戰北京對平壤的影響并對后者的核武器和導彈計劃施加一些控制,他們可能需要提供“由于懲罰已被證明是無效的,因此激勵措施更加有力。

        朝鮮并不是該地區唯一的核挑戰。正如杰弗里·G·劉易斯 (Jeffrey G. Lewis) 在他的章節中強調的那樣,美國和中國在發展各自戰略核力量方面的競爭日益激烈。然而,雙方顯然對對方的核動機了解有限。目前尚不清楚中國是在尋求恢復其威懾力量的可信度,還是更雄心勃勃地試圖發展一種強制性核能力。

        然而,正如劉易斯所說,這兩個大國“在避免核戰爭方面有著共同的利益”,這可以為他們探索如何穩定雙邊核動力提供基礎。一個起點可能是一份關于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在該聲明中,美國可以否認對否定中國核威懾的任何興趣,而中國則“可能拒絕對數量均等的興趣,同時也明確表示它不尋求破壞美國為其地區盟友提供的擴展威懾”。

        皮特A?達頓(Peter A. Dutton)關注中美軍事競爭的另一個維度:他們在東亞海上的空中和海上行動。他注意到自2010年以來中國在臺灣附近的探測飛行急劇增加;中國海軍、海岸警衛隊和海上民兵在東海和南海的廣泛行動;美國的航行自由行動,特別是在南中國海,基于國際海洋法回應中國的行動。

        達頓認為,中國和美國在該地區相鄰的軍事行動是“更廣泛的權力斗爭的日常戰術工具”。存在“戰術危機”的“非常真實”的風險,正如泰勒在他的章節中所說,達頓建議應該擴大維持穩定的機制,增加所有官方級別的對話,以及“半官方和非政府對話”。

        中美競爭絕不僅限于軍事領域。相反,它是多維的:正如保羅·特里奧洛(Paul Triolo)所認識到的那樣,自2015年美國記者首次使用“技術冷戰”一詞以來,美國與中國的技術競爭——通過華盛頓的政策決定和監管行動進行——愈演愈烈。特里奧洛認為,技術競爭對半導體供應鏈的壓力越來越大,再加上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等“新興技術領域的脫鉤”,可能對亞太地區的安全構成越來越大的風險。

        一個特別的危險是,由于美國收緊出口管制和華盛頓更廣泛地使用外國直接產品規則,中國可能會因臺灣在先進半導體制造業中的作用而“陷入困境”。特里奧洛認為,在最壞的情況下,如果臺灣作為半導體制造基地不再對中國具有重要意義,那么軍事行動可能會變得更有可能。

        盡管當代中美關系在各個方面都可能被描述為越來越對抗,但許多美國盟友和伙伴都試圖與北京保持關系,在這種關系中仍有可能進行重大合作。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 和尼古拉斯?塞切尼(Nicholas Szechenyi)認為這對日本來說肯定是正確的。

        在過去十年中,鼓勵美國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根據“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的愿景制定對華制衡戰略,保護敏感技術并通過四方加強合作,東京現在正試圖定義“如何在沒有災難的情況下與中國競爭”——換句話說,如何在保持有利的經濟和外交聯系的同時加強日本自身的軍事能力并發展友好國家網絡“致力于塑造一個沒有脅迫和有利于基于規則的秩序的區域環境”。作者認為,日本在與北京的關系中“尋求平衡”可能再次“成為美國未來戰略的重要塑造者”。

        與日本和美國的緊密聯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印度長期以來一直強調其“戰略自治”。然而,正如坦維·馬丹(Tanvi Madan)在“印度與四方”中解釋的那樣,該國“對中國的看法不斷變化”——尤其是受到其對中國在有爭議的喜馬拉雅邊界沿線的挑戰日益擔憂的影響——促使新德里決定重新參與2017-2019 年與澳大利亞、日本和美國的四方對話(Quad)模式,然后在2020-2021年加強參與。

        馬丹解釋了四方對印度的“多重目的”,但也指出了新德里參與的潛在障礙,包括戰略自主的持續吸引力、尋求與中國“穩定”以及對其他四方成員熱情度的敏感性。雖然承認現在評估烏克蘭戰爭對四方的影響還為時過早,但馬丹指出了認為歐洲沖突可能會增加該集團的“實用性和必要性”的原因。

        在“歐洲和印-太地區:不斷發展的安全參與”中,雪莉?李(Sheryn Lee)和本?斯格瑞爾(Ben Schreer)提請注意幾個歐洲國家(最著名的是法國和英國,還有德國和荷蘭)以及歐盟和北約在該地區的安全事務中的作用。他們更大程度的參與是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實力和以與歐洲利益相矛盾的方式重塑地區和國際秩序的努力所帶來的挑戰的回應。

        自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北京和莫斯科之間的戰略合作變得更加明顯,這一發展可能使歐洲在面對中國挑戰時“情緒進一步強硬”。然而,歐洲對亞洲安全的新關注基本上是試探性的,并且在各個歐洲參與者之間基本上沒有協調。作者主張采用“地緣政治方法”,讓這些行為體與美國和主要地區行為體更密切地合作。

        事力量在地區安全等式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并且是本書大部分章節的重點。然而,并非所有亞太國家面臨的重要安全問題都是軍事性質的。布賴恩·艾勒 (Brian Eyler) 在《中國作為上游河岸國家:對東南亞的影響》一文中著眼于中國在湄公河上游的大規模水壩建設計劃是如何受到北京推動“清潔能源”和減排目標,改變了河流系統的水文,給下游東南亞國家造成生態危機以及水和糧食安全挑戰。自2018年以來,中國已經改變了其活動,但不足以顯著減少筑壩帶來的威脅。艾勒寫道,更有效地應對這一挑戰,需要中國、下游國家及其發展伙伴之間更密切的合作。試圖讓下游國家在地緣政治上“選邊站”可能會破壞這種努力。

        在最后一章,杰夫瑞?馬索(Jeffrey Mazo)對氣候危機對亞太安全日益增長的影響進行了全面評估,強調該地區高度暴露并容易受到本世紀剩余時間預計的全球變暖所產生的氣候變化的影響。這些變化可能會減緩經濟增長并導致糧食、水和能源不安全,并對區域戰略圖景的重要組成部分產生重大潛在影響。

        就中國而言,增長放緩可能會推遲地區力量平衡的預期轉變。馬索寫道,朝鮮是該地區最有可能發生“與氣候變化相關的嚴重事件”的地方,這可能“引發重大危機或爆發武裝沖突”。氣候變化還可能增加印度河流域發生危機的可能性,改變南海的風險計算,并影響太平洋和印度洋軍事基地的可行性。

        本卷的一些章節在出版前不久進行了更新,以反映烏克蘭戰爭對作者所討論的亞太安全方面的各種直接影響??梢韵胂髴馉帉Φ貐^安全的其他后果。一是關注其對地區力量平衡的潛在影響,特別是沖突最終會加強還是削弱中俄戰略目標和政策協調的一致性;那些依賴俄羅斯武器的地區國家是否會重新調整與莫斯科的關系;是否會分散美國對其印-太安全承諾的注意力;以及它如何影響歐洲在亞洲安全中的新興利益。

        在作戰和戰術層面上,幾乎可以肯定,這場戰爭的進程讓亞洲觀察家感到驚訝,就像歐洲、美國和其他地方的觀察家一樣。該地區的許多政府和武裝部隊現在可能需要重新評估他們是否真正擁有他們之前聲稱的軍事能力。一個更具體的問題——與戰爭對臺海沖突可能性的潛在影響有關,這是本卷中幾位作者討論的主題——涉及中國人民發動重大進攻行動的能力和準備情況。然而,這些都只是早期的反思:只有隨著2022年烏克蘭沖突的展開,才能對這一主題進行更全面的評估。

        無論烏克蘭戰爭如何進展,大規模國家間沖突的爆發都清楚地提醒人們,如果外交和威懾失敗會發生什么。它強調了亞太地區各國政府在確保維護和平與安全方面所承擔的重大責任。該地區的安全問題仍然像以往一樣嚴重和緊迫,對戰爭危險的自滿——以及在使用軍事工具時可能出現的誤判——會帶來重大風險和潛在的巨大成本。

        在此背景下,2022年IISS 香格里拉對話的重新啟動意義重大,為部長、政策制定者和專家提供了就地區防御和安全挑戰的全方位進行公開和私下辯論的絕佳機會。我們希望本期《亞太地區安全評估》提供的分析將有助于在對話期間和更廣泛的范圍內進行重要、及時和與政策相關的討論。

        Author Image
        hthcom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式放,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一本久道综合在线无码人妻